新闻资讯

协同运营中台:未来生产力的新动能

发布时间:2019-05-31 浏览次数:311

一条直线,映射出软件产业发展的辛酸与瓶颈。

“你看到今天所有的管理软件公司,ToB业务的公司,大部分都是这样走的——披星戴月,非常辛苦。”致远互联董事长兼总裁徐石指着图上的这条直线说到。

软件行业已经在全球发展了五六十年,在中国产业化的进程也有三十年,但是所有软件企业的成长基本上都是线性增长。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这些企业虽然有了一定的规模,但是利润很薄。再看成功的互联网企业,则多是曲线型增长,到某个临界点之后就会出现爆发,同时随着边际成本逐渐趋零,利润也是呈指数型增长。

2018年底,腾讯提出产业互联网的议题,一时之间,所有的互联网巨头都开始转向ToB市场。这种转向,当然不是偶然。实际上软件产业发展了这么多年之后,在技术与客户需求的双重驱动之下,也在酝酿着一场巨变。

互联网企业的ToB业务是从客户的场景切入,软件企业的这轮革命则是从业务的角度出发。但是两者方向是一致的,目前是胶着的状态,未来很可能会在某个点上正面交锋。

设置中台,把刚性组织变为柔性组织

中台一词近一两年被越来越多的提及。中台的出现,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源自于企业数字化升级中的焦虑。

传统的管理软件来自于传统的管理方式。传统的管理模式是以业务、部门去区隔,通过分工提升更高的效率。但是分工带来的副作用就是协作的困难。以前的信息化都是按照部门的业务流程去构架,数据在部门之间形成壁垒,就是我们常说着的“信息孤岛”。

“传统软件帮助企业完成了管理规范化的过程,但在当今的协同中,其产生的阻碍使得过去生产型的专业化所带来的优势已经被消耗殆尽。”致远互联、协同业务事业部总经理胡守云说到。

今天,互联网化、移动化等使得企业的办公方式、运作模式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件工作任务的完成,往往要依赖多部门之间的协同,一个项目的落地也经常需要多业务线的员工临时组成项目组,在协同配合中完成。

基于不同的场景,如今企业在前端部署了大量应用,比如钉钉、企业微信、致远M3移动工作平台,甚至包括今日头条正在做的多闪,美团正在做的IM等等。这些应用是碎片化的,与场景紧密相连,越来越轻,越来越快。同时这些应用还需要更加灵动和易变,随时可以根据需求做出调整。

而在企业信息化的后台,则是沉重的ERP、CRM、HRM等大型管理软件,这些软件都是按传统的业务流程部署,非常稳也非常重,不能打破业务线,很难被灵活调用。稳重的后端无法适应前端应用的快速迭代,无法达到同频共振,企业往往由此陷入IT治理的忧虑之中。这是目前企业客户的焦虑所在。

在灵动的前端与稳重的后端之间,需要一个运营中台。这个中台会是一个容器,所有的流程数据、人员数据、财务数报、行为数据等等都在这里汇集;同时中台还要提供工具,根据前端的需求随时进行定制和配置,以支撑“善变”的前端;这个中台是应用,必须被集成到各个业务场景中,它要能够连接别人,从而让别人集成它。

近日,致远互联在2019春季伙伴大会上正式发布了专为企业数字化升级而打造的“协同运营中台”,这也是软件企业首个正式推出的中台。“把业务和前端结合起来的最快方法,是协同管理。”徐石强调:“致远互联打造的协同运营中台,其最大的价值是全程、全域、全端的连接、融合、赋能。它包括门户及消息平台、工作流BPM引擎、集成引擎、表单引擎、组织结构和主数据、权限控制、业务定制平台等。”

致远互联协同运营中台的发布,打破了原有软件行业的产业链,打造了全新的企业IT治理架构。将企业的前台和后台进行深度连接,既有权限连接、组织连接、业务连接,也有客户连接、员工连接,这中间包含了人和业务的海量的信息、流程、规则等。

徐石表示,“今天这个世界的存在,无论是人跟自然的关系,还是我们跟客户、商业伙伴的关系,无论是组织内,还是组织之间,如果没有‘协同’,就没有这个世界的存在。如果没有‘共生’,就没有群体的智慧。”他进一步强调,今天数字化升级是非常热的词,各行各业需要更大的智慧去拥抱数字化。“致远互联商业变革之路,就是要构建协同运营平台,成就企业数字化升级”。

在懂懂看来,随着此次中台的发布,致远互联重新定义了“协同“这个词的内涵。在17年前致远互联创业时,协同在用户心智中只是OA办公软件。这么多年,协同软件的功能在扩大,并且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协同的内涵也在不断变化。中台的发布,其实是体现了协同的真正价值。

17年后,此“协同”已非彼“协同”。以前的协同是指一个软件,是刚性组织里的一种管理流程。而现在通过运营中台去实现的协同则是指一种运作模式,是以人为核心,以数字化为动能,形成协同共同的柔性组织。

产业路由器:软件业从自我重构到帮助客户重构

“我在软件行业工作二十多年,身处这个行业,这些年感觉软件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过真的回头仔细观察时,又会发现好像又没什么变化,还是以前的伙伴模式,还是以卖产品为主。“致远互联执行总裁向奇汉很是感慨,在过去这些年,软件行业一直在创新,但蓦然回首,软件依旧还是那个软件。

今天,摆在软件企业面前的巨大变化有两个:一是来自客户,他们的需求越来越复杂,个性、多变;二是互联网企业从另一个方向开始向ToB市场进军,他们是从“端”出发,但未来一定会与软件企业产生交集,形成新的竞争关系。

这些挑战,必然驱使服务厂商走向整合内部与外部资源的“为我所用”,走向生态化的新竞争格局。

“透过这些现象,我们看到问题的本质是什么?就是没有一种力量,没有一种思想,能对管理软件行业来一次重构。这种力量的背后是什么?我觉得是协同。”徐石所说的协同,已经不是中台,而是全新的生态:未来软件厂商的竞争优势不仅来源于其自身的产品、服务、商业模式,还包括生态系统的定位、成员伙伴间的关系,以及对外部资源的有效整合和利用等等。总之就是你能“协同”多少资源,去帮助你的客户,并产生价值。

“系统集成商、ERP厂商、服务商,他们都在转型,寻找新的突破方向。转型实际上就是抓住现在的窗口期。”向奇汉全力主导的支撑CAP+企业应用服务创新平台及共享生态资源的“蜂巢计划”,正是这样的一个可以抓住的机会。

致远互联的“蜂巢计划”是基于CAP+业务定制平台延展出来的,这种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的企业应用服务,打破了传统管理软件套装服务或单一的SaaS服务标准化模式,基于独立的CAP业务定制平台模式和平台技术特征,成就了致远互联“CAP+企业应用服务一站式定制与服务运营平台”。

以前的软件产业是“分销+服务”的模式,而“蜂巢计划”可以连接更多的资源,发挥所有角色的创造能力,集合“懂企业业务”的众多社会化生态组织,连接供需双方,打造企业应用服务产业共同体。

在新生态模式下,伙伴将如何获取新价值?向奇汉指出,在新的商业平台上,各类生态伙伴均可以参与到蜂巢计划中,结合自身的经营特点与特长,在蜂巢计划当中找到合适自身的定位。

在蜂巢计划中,包括供应商伙伴、服务商伙伴及经销商伙伴三个角色,这三类伙伴均围绕着致远互联全新的CAP+平台,提供自己最擅长的服务内容:

供应商指能够基于CAP+企业应用服务创新平台为致远CAP+云服务商城提供企业应用服务产品的伙伴,服务商指在CAP+平台通过致远互联授权,开设服务上专属企业应用区,为客户提供企业应用服务产品服务的合作伙伴。

服务商面对客户个性定制的企业应用服务,经过申请并致远运营审核后可以成为CAP+平台服务商,向全网所有客户提供各类其业务应用服务产品和服务。

经销商是指在线下为客户提供企业应用服务,并对客户进行深度客户经营的合作伙伴。

注意,有些变化在于以上CAP+平台的生态伙伴角色,结合伙伴自身的基础和业务发展方向,经过致远互联授权,可以作为单一角色,也可以作为多个角色,并获取相应角色的价值链分配价值。

“这个世界是由各个产业构成的,每个产业都有其原来的次序和生态,但今天有一种因素、有一种力量可以改变这种商业模式,改变体验,重新分配价值链。可以说,传统管理软件行业几乎都无法置身其外。”徐石认为,用户的驱动和竞争的压力是软件产业自我革命的动力。

谈及软件产业的重构,徐石用了一个词:产业路由器。这个路由器能把所有的产品端、服务端聚合在一起。包括定制服务伙伴、解决方案/集成伙伴、应用集成伙伴、平台/系统伙伴、应用托管伙伴、实施服务伙伴、应用咨询伙伴、inside集成伙伴、应用产品/服务伙伴等等,都会成为业态中的重要构成,而这些都是基于协同。

产业路由器是一个比较难解理的词,懂懂觉得,产业路由器的价值在于对软件产业的重构。而软件产业通过重构,将形成更好的价值生产方式,为客户服务,从而帮助客户完成数字化重构。简单说就是,软件产业正在通过自我重构来帮助客户实现了重构。

【结束语】

协同,在致远互联创业的时候只是一种软件概念,是以OA为形态的软件产品。今天,协同已经不是一种产品的概念,而是一种运作模式。这种运作模式固化在软件里,就是中台这种新模式;如果体现在合作生态上,就是产业路由器,连接并赋能。

通过中台,管理者可以让刚性组织变为柔性组织,更好地赋能个人与组织,通过路由器连接所有的资源,赋能企业完成数字化升级。从这个角度来看,协同更是未来生产力的新动能。

新闻标签: 致远互联 协同办公 运营中台